新聞動態
一位互聯網老兵時評:呵護一腔愛國熱血 也需呵護理性
 
本文作者:徐澤付|來源:模具大師微信公衆號
 
 
最近看到南海仲裁案,國人一致高呼“不接受、不參與,不承認”。趙薇導演的新電影《沒有別的愛》,幾百萬網友痛批小燕子不愛國。後來網上又傳蘋果手機輸入法暗藏殺機……這些都和【愛國】有了關系。
 
 
于是,我很想寫一篇關于【愛國】的文章,由于擔心被人誤解,中途幾次擱筆作罷,終究還是沒能管住自己。
 
首先我必須先聲明一下自己的立場,本人一定是愛國的,生于斯,長于斯,如果連自己的國家都沒有最起碼的厚愛與尊重,與鹹魚有何區別?如果不愛,那一定是人格的問題。
 
 
愛國是超越倫理與道德的標准,縱然你是最耀眼的明星,最樂善好施的企業家,只要你與不愛國聯系起來,一定會深陷輿論的漩渦。
 
可是,愛國,僅僅是表明“我是中國人”“我支持祖國統一”,或者不用日本的馬桶蓋,不吃菲律賓的香蕉,不買蘋果手機嗎?
 
愛國是深沉的,不一定高喊口號,相反,他們也許是這個國家最激烈的批評者。比如魯訊,他用最犀利的文字去猛烈抨擊當時中國一切腐朽的文化及精神,內心卻藏著對國人,對民族最清醒的憂思: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爭”,難道我們能說他不愛國嗎?
 
我們不必動辄用抵制,謾罵這樣的姿態,來表明自己有多麽的愛國,愛國一定是一種大愛,是一種包容,能包容的愛,才是體現這個國家,這個民族的博大精深。
 
 
商人是有祖國的,是要愛國的,這沒有任何問題。但商業是沒有國界的,越來越多的企業成爲跨國公司,進行跨國界的商業協作。好的品牌,自然用者甚衆。我們在抵制日貨、美貨的同時,同樣會傷害到本國的經濟,本國的人民。
 
 
當西安的蔡洋以“愛國的名義”用一記重錘砸穿同胞頭顱的時候,當看見那個可憐妻子跪求圍觀群衆幫幫他們的時候,我們感受到的是快感還是悲涼?爲什麽愛國,很多人愛著愛著,就變成了“民族主義”,“當你首先想到的是你對自己的人民熱愛時,那就是愛國主義;當你首先想到的是你對他國的人民仇恨時,那就是民族主義”。
 
 
紮克伯格說Facebook的建立是爲了完成一個社會使命―“使世界更加開放和緊密”。互聯網讓世界變成了地球村,曆史上,從來沒有像今天,幾十億的不同思想、不同信仰,不同價值觀的人聚集在互聯網上。
 
但是今天,我突然驚醒:原來在互聯網的某個角落,一直蟄伏著很多的審判者,只要你一旦觸犯了愛國的天條,或者冒犯天威,他們就會一哄而上,想辦法撕碎對方的一切,關鍵是你還不知道他們具體是誰?
 
世界是平的,互聯網消除了地理上的差距,終究也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。一個擁有博大包容文化國度,才是人人心中的樂土,祈福每一位善良的網民。